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十二谭 > 拾贰·团圆

拾贰·团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金性坚
   
  夜明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座正在吞没和生长的玉山,怎么可能会是金性坚?他不只是昆仑山上石浆所凝成的一小堆碎石吗?
   
  洞顶发出隆隆的巨响,是山体正在崩裂。眼看那座玉山已经缓缓顶开了这座石山,玉山所及之处的洞壁也都玉化为白色,夜明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又猛地撕下一片衣襟,扔向了前方。
   
  衣襟落在了那玉山的山脚下,夜明眼看着这样一片布料也变白了,变硬了,变成了薄薄的一片玉石。于是心慌意乱地呜咽了一声,她掉转头去,慌不择路地开始逃!是的,洞口会有雷电击入,虽然那雷电不是冲着她来的,可她自己硬要往上撞,也有被劈成飞灰的危险。但那危险终究不是一定的,比不得身后这诡异的玉化。她宁可拿自己的性命去赌一把,也不想坐以待毙、化作一个石头人。
   
  然而,她先前所制造的那些路障,在阻拦了雷电进入之前,先堵塞了她的生路。她这些天为了金性坚,已经是累得心力交瘁,到了此时,她只觉得身体追不上自己的心意,越是着急,双手双脚越是磕磕绊绊的添乱。忽然纵身向前猛地一跃——她凭空消失了,在一身肮脏衣裤落地的同时,一颗夜明珠像火流星一样,直飞了出去!
   
  洞口的大石被闪电劈开了,此刻反倒成了她逃生的出口。迎着电闪雷鸣冲出山洞,她随即在大雪之中滴溜溜地原地一转,就见此时已是入夜时分,空中星月无光,唯有金蛇一般的雷电闪烁舞动。而那喀喇喇的巨响从地下逼上地面,面前这座大山在巨响之中,开始摇晃。
   
  夜明见状不妙,慌忙继续向远飞去。然而空气骤然流动成了疾风,席卷了满天满地茫茫的大雪,也席卷了大雪之中的她。身不由己地随风直升向上,她在恐慌之中挣扎着俯瞰大地,只见那座大山已经从中裂为两半,而那座玉山从中矗立而出,闪电接二连三地劈向玉山山顶,甚至整座洁白的山体都被紫色电光所笼罩了。
   
  夜明怕极了,然而对于风雪雷电,她都是毫无还手之力,只能随着大风,在雷电之中险伶伶地穿行。
   
  良久之后,夜明落了下去。
   
  大风并没有停息,是她运气好,硬从那风中挣脱了出来。藏身在一丛潮湿冰冷的枯草中,她的思想还在,然而知觉消失了。
   
  她太虚弱了,此刻不但没有力气变回人形,甚至也没有办法继续感知外面这个世界了。
   
  她也无法判断时间正在以着怎样的速度在流逝。
   
  又过了许久许久,草丛中的夜明恢复了人形。
   
  夜明赤身坐了起来,抬手撩开脸上湿漉漉的长发。仰起脸往天上看,她看到了蓝天和白云。
   
  枯草是水淋淋的,草下藏着新生的嫩芽。她不知道这一场春雪是何时停了的,只感觉自己的元气恢复了许多,不但能够维持人形,甚至有力量站起来,能迈开双腿向前慢慢地走。
   
  赤脚踏进泥泞的土地里,是春雪融化,成了大水。手搭凉棚挡了阳光,她眯着眼睛往远看,看到了那座大山。
   
  那座大山一分为二,像被一把巨斧从中间劈了开。望着大山怔了怔,夜明忽然呐喊一声,撒腿就朝着大山跑了过去。牝鹿似的跳跃过一处处深不可测的水洼,她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山脚下,就见那座高大的玉山已经消失了,但是在嶙峋山缝的中间,赫然正躺着一个人。
   
  那人和她一样,也是赤身露体的,乌黑的短发覆在额头上,那是个男人。
   
  那是金性坚!
   
  夜明当即大喊了一声:“小石头!”
   
  她无力使用法术,只能如同凡人一般,凭着两只脚踏过那锋利如刀的碎石,向他一步一步地走。而他缓缓地坐了起来,先是盯着夜明发怔,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天。
   
  看过了天,再向前看夜明,他发现夜明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于是在开口之前,他先红了脸。
   
  夜明不管他的脸色,径自蹲下来,睁大了眼睛仔细地看他,看了不算,还要伸手上上下下地摸他,在确定了他身上的零件一样都不缺少之后,她收回手,轻声说道:“天晴了。”
   
  金性坚显然是很茫然,对着她点了点头:“是的,天晴了。”
   
  随即,他又说道:“我像是睡了一觉,忽然听见你在喊我,我就醒了。”
   
  夜明又去摸他的脸,脸是潮湿柔软的,她又掐着他的脸蛋拧了一把,皮肤有弹性,不再带着石粉和裂缝。
   
  夜明有点不敢相信那场雷劫已经过了去,所以说话也只敢小声地说,仿佛是怕被老天爷听了去:“你不是说,你只是石浆所化的一小堆碎石吗?”
   
  金性坚想了想,然后反问道:“我不是吗?”
   
  他眨巴着乌黑的眼睛看她,反问的语气也是天真无邪,于是夜明陡然翻脸,顺手就甩了他一个嘴巴:“是不是的,你自己不知道哇?!早知道你是那么顶天立地的一座大山,我又何必劳心费力地为你去找那些破印章?我以为那些印章都是你的胳膊你的腿,你没了那些印章会活不了!好嘛,原来我和那个秃驴都是在做无用功!我们白忙活了!白害怕了!白为你掉眼泪了!秃驴为了你,被迫从军去了!我为了你——”
   
  夜明骂到这里,忽然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调门立刻又高了一度:“你这不要脸的坏石头!看什么看!”
   
  然后她就地一扭身,身体瞬时化作了一团旋转的光芒,她只在上方露出了肩膀和脑袋:“你个骗子!你身为几百丈高的一座大石头山,居然还向我们装小可怜!啊呸!”
   
  呸过之后,她转身就走。金性坚愣了愣,慌忙爬起来追上了她:“也许是我记错了。你知道我小时候是很笨的。”
   
  夜明不理他,继续走。
   
  二千年一刻
   
  傍晚时分,夜明和金性坚出了山,进了最近的一座小城里。
   
  城里人心惶惶——原本这些年就总是兵荒马乱的,如今又连着下了七天电闪雷鸣的大雪,甚至听说城外一百里的山中还崩了一座大山,种种征兆加在一起,让老百姓们不能不慌。
   
  夜明和金性坚在城外的村庄里做了贼,各自偷了一身粗布衣裳蔽体。如今坐在城内的饭馆子里,他们听着食客们千奇百怪的言论,全都忍着不笑,单只是吃。金性坚捧着一小碗饭,一粒米一粒米地往嘴里送,精神还是恍惚的,因为在七天之前,他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纵然死了,他也认了,也心满意足了,何况他并没有死?他又有了两千年的寿命?
   
  他还有了夜明?
   
  想到夜明,他抬起头来看她,她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里,正在津津有味的咀嚼。大眼睛瞪了他一眼,夜明嘀咕道:“少看我!”
   
  金性坚收回目光,低声问道:“接下来,我们到哪里去呢?”
   
  夜明答道:“是你,不是我。我们各走各的。”
   
  金性坚立刻抬眼注视了她。半晌之后,他对着她一摇头:“不行。”
   
  “你说了又不算。”
   
  金性坚继续往口中挑米饭粒:“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哟!刚逃过一劫,就又厉害起来了?”
   
  “我们说好了的,不能反悔。”
   
  “谁让你骗我了!”
   
  “我没有骗你。”
   
  他这回答称得上是言简意赅、不容置疑。夜明看他分明是又恢复了本来面目,登时就想再和他唇枪舌战一番。然而提起一口气张了嘴,她随即却又把这口气泄了出去。
   
  因为他正圆睁了眼睛看着她,表情严肃,眼神恐慌,是真的怕她反悔,真的怕她又要走。
   
  “你的口袋里还有没有钱了?你要是不爱吃饭,我点一碗汤给你吧!”她自自然然地转移了话题,小声告诉他道,“我们既然是有了人类的身体,就要吃人类的饭,这样身体才能结实!”
   
  金性坚伸手摸了摸口袋——这身长袍,是他从一位富户家中偷来的,长袍口袋里还揣着几张钞票,不但够他们吃一顿饱饭,还能让他们买两张火车票,到那北京或者天津去。
   
  把那几张钞票掏出来,他把它放到了夜明面前:“给你。”
   
  夜明放下筷子拿起钞票,动作娴熟地数了两遍,然后抬手对着伙计一招:“加一碗三鲜汤!”
   
  金性坚被迫喝了一碗三鲜汤,然后和夜明在饭馆对面的小旅店里安了身。这座小城夜里没有火车经过,无论他们想去哪里,都至少要等到明天上午。
   
  小旅馆里没有电灯,客房里只有一盏小油灯照明,然而灯油放得很少,一灯如豆,将房中一切都是照得影影绰绰,幸而房内也并没有什么家具,只砌了一铺大炕,看着倒也是一目了然。
   
  金性坚和夜明并肩躺下了,那炕面并不比野外的土地洁净多少,所以两个人都是和衣而卧。夜明背对着金性坚闭了眼睛,金性坚侧身躺着,也是长久的沉默。
   
  油灯闪烁了一下,终于是油枯灯尽,灭了。
   
  在彻底的黑暗中,金性坚把一只手搭上了夜明的腰。夜明动了一下,仿佛是睡了,也仿佛是没睡,总之,没有把他这只手打开。
   
  于是,金性坚得了一点勇气,小声开了口:“夜明,你到了人间这么久,结过婚吗?”
   
  夜明本来是打算装睡的,听了这话,她心生好奇,装不下去了:“我没有。你呢?”
   
  “我当然也没有。”
   
  夜明没有接他这句话,等了片刻过后,却是说道:“你知道今天的日期吗?”
   
  “知道,在饭馆里不是看了月份牌?”
   
  “那你把今天这个日子记住,就当是你的生日吧!”
   
  金性坚向前蹭了蹭,把她整个儿地搂入了怀中:“那明年的这个时候,你给我过个生日吧!”
   
  夜明回过头去,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月光,和他对视了片刻。
   
  然后她转回前方,依靠着金性坚的胸膛,重又闭了眼睛:“好,明年给你过生日。”
   
  “说定了?”
   
  夜明一晃肩膀,不耐烦了:“啰嗦,不信算了,小孩子一样。”
   
  说完这话,她感到后颈软软的一凉,是金性坚把嘴唇贴上了她的肌肤。
   
  她战栗了一下,忽然间的,不敢回应了,也不敢回头面对他了。
   
  翌日上午,在出发去火车站之前,金性坚给莲玄发去了一封电报,报了平安,又因为他这一趟是打算到天津去,所以在电报上留下了叶青春克里斯汀服装店的地址,作为自己的联络处。
   
  夜明知道他对自己痴恋至极,如今他既逃过了雷劫,在情场上又是如愿以偿,便很好奇,想要看看他欢喜起来是什么模样。哪知道他气定神闲地上了火车,在火车开过了一站地之后,他摆着一张平淡的面孔,忽然对着夜明闲谈起来。
   
  他一谈就是三个多小时。
   
  夜明记得他这人平时惜字如金,是个不苟言笑的性情,万没想到他今天发了疯,一张嘴像开了河似的,居然连续释放了一路的废话。说他讲的都是废话,可并不算是污蔑他——他所讲的这一番话,主要内容就是到了天津之后,如何收拾房子,如何找仆人,以及过一个月如何去北京玩,到了夏天如何上西山避暑。
   
  “我认识几个朋友,在山上都有别墅,我们可以挑一家借住。”他颇严肃地告诉夜明,仿佛讲的都是天下大事,“你说我们是借一幢西洋式的,还是借一幢东方式的?上山时用不用再带一个厨子?还是专门下山,到西山饭店里吃饭?汽车当然是要租一辆,快一点,也比较方便。你的意思呢?”
   
  夜明张着嘴瞠着眼,被他说得耳中嗡嗡直响。幸而这时车厢里忽然混乱起来,正是火车进了天津火车站了。
   
  金性坚和夜明下了火车,因为画雪斋的大门上依然贴着封条,所以他们还是去饭店里开了一间客房。金性坚依然是没有什么狂喜的姿态,单是到了那外国银行一趟,从自己的户头里取了些钱出来。
   
  然后他去英租界的高级理发店里剪了头发,又去了百货公司,挑那现成的上等西装买了一身。末了抱着两只五颜六色的大纸盒回了饭店房间,他对夜明说道:“我给你买了新衣服。”
   
  然后不等夜明回答,他自己先钻进了浴室。夜明冷眼旁观,就见他先是大洗大涮,随后梳妆打扮,新剃的短发抹了发蜡,梳得乌黑锃亮、一丝不乱。将崭新的西装革履也披挂了上,他像个大美人似的,跷着二郎腿在窗前一坐。
   
  夜明强忍住笑,问他:“干吗忙着打扮得这么漂亮?要色诱我呀?”
   
  他偏过脸,瞟了她一眼,然后把脸转向窗外,也笑了。
   
  夜明又问道:“我们明天做什么?总不能一直在这饭店里躲着吧?”
   
  金性坚思索了一下:“明天……”
   
  然后他低下头,又是一笑,笑的时候有点脸红:“其实,我们两个关起门来,就一直躲在这里,也未尝不可。”
   
  三在天津
   
  金性坚和夜明,只在这客房里躺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金性坚醒了过来,忽见身边是空着的,并没有夜明,心中便是一惊,猛然坐了起来。
   
  现在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元气,足够让他直接从床上跳到了地上,然而未等他手忙脚乱地穿上衣裤,房门开了,夜明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他一边系着衬衫纽扣,一边转向了她:“你去了哪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