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十二谭 > 外传·白阿九

外传·白阿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天生九尾狐
   
  平常的狐狸成了精,每修炼一百年,便会多生出一条尾巴,若是修满了九百年,所成的便是九尾狐了。平常的狐狸要么没有这么好的耐性,要么没有这么长的寿命,所以九尾狐这种王牌妖精,基本也属于不世出的奇才。
   
  虽然成为九尾狐是如此的不易,但在九尾狐的伟大族群之中,也有鱼目混珠之徒,比如白阿九。白阿九是只小母狐狸,法力微弱得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同样拥有九条大尾巴,因为她的父母全是九尾狐。九尾狐爱上了九尾狐,生下的小狐狸,天然的也是九尾狐。
   
  对于自己的天赋异禀,白阿九一点儿也没觉出好来。因为她年纪尚幼,身躯还没有一只野狗强壮,屁股后面却是脱了蓬蓬松松的九条尾巴。九条尾巴加在一起,比她的身体还大还重。白阿九不堪重负,只好让父亲给自己做了个小板车。板车拖在身后,尾巴放在车上,她天天像头驴似的,拉着板车四处游荡。
   
  白阿九有她的苦恼,也有她的喜悦。在吃饱喝足之际,她最大的乐趣便是跑到山坳里偷窥她的梦中情人苏少川。苏少川今年十七八岁,差一点就是个读书人了,可惜命运不济,前几年父母先后亡了,他穷得家徒四壁,无论如何负担不起下山进中学的学费,只能耗在家里种他的一亩三分地。地还不好,全开在了山坡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既难耕种,收获也少。苏少川终日穷得唉声叹气,偶尔听闻山下的新闻,他也得知当今是个改朝换代的时候,小皇帝退位了,大总统登基了……天下大乱,撩拨得他蠢蠢欲动,恨不得也跑出去做一番事业。
   
  可是,他连盘缠都没有,凭着两只脚,又能走到哪里去?
   
  所以在闲暇之时,他时常拄着锄头蹲在小溪边,望着自己的倒影感慨万千,心想自己毕竟也是念过几年私塾的人,一腔的学识却是不得施展,只能天天在庄稼地里刨食吃,真是可惜了自己的出众风采!
   
  苏少川生得浓眉大眼,双眼皮的痕迹深深的,笑得时候嘴角一翘,带了一点傻乎乎的多情相。白阿九在远方的草木丛中痴望着他,觉得他真是山上山下十里八村中的首席美男子了。
   
  于是又过了一年,在白阿九的法力终于可以让她化为人形之时,她亟不可待的进村偷了几件女人衣裳,把自己打扮成了个大姑娘。趁着夜色朦胧,她袅袅娜娜的夹着两条腿往前走,极力想要做出个美人的样子。一边走又一边背了手摸屁股——成了人之后,尾巴变没了,让她着实是感觉轻松了许多。
   
  蹑手蹑脚的停在了一间小茅草房外,她从半开半闭的木格子窗缝中往房子里望。房内除了一张破床和几只破箱子之外,要什么没什么。苏少川坐在床边,正在心事重重的吃生萝卜。咔嚓咔嚓的一口气啃了一半萝卜,他三嚼两嚼的咽了,随即打了个响亮的大饱嗝。出神似的望向前方,他忽然一手托着萝卜,一手攥着拳头,发狠似的自言自语道:“实在没活路,我当土匪去得了!”
   
  土匪当得大了,接受招安之后就是军阀。外面的世界里,现在军阀最大。苏少川一心想要出人头地,可是苦于没有门路,所以异想天开的感慨了一句。感慨完毕之后,他继续吃萝卜——家里没粮食了,只能吃萝卜。
   
  房外的白阿九听了他的志向,却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作为一只小狐狸,她不大了解人间的是非。如果苏少川真的愿意去当土匪的话,她也很支持。
   
  苏少川干什么,她都支持,尽管苏少川还不认识她。伸手扯了扯身上的小花褂子,白阿九眼珠一转,准备明天就去找个机会,和苏少川相识。
   
  第二天的中午,在苏少川担着两只水桶去溪边挑水之时,在溪边草丛中埋伏已久的白阿九瞬间窜出,凌空一个劈叉越过窄窄的小溪,从天而降落到了苏少川面前。气喘吁吁的望着苏少川,她也不知道自己所变的人样是美是丑。而苏少川一手扶着根扁担,一手拎着半桶水,登时就被她吓傻了眼——村落在山下,山中几乎就没人。这么个武林高手似的大姑娘,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白阿九见他不说话,自己便急得鼓足勇气开了口:“听说……你要去当土匪?”
   
  苏少川睁大了眼睛:“谁说的?”
   
  白阿九被他问住了,又不好承认自己时常尾随对方,一时间不由得张口结舌:“我、我听别人说的!”
   
  苏少川的眼睛更大了:“谁说的?”
   
  白阿九发现人类是真聪明,一下子就能把自己问成哑巴:“那个……山下的人都知道,我听他们说的。”
   
  苏少川的手一松,扁担“啪嗒”一声倒进了溪水里。难以置信的抬手挠了挠头,他心中暗想:“我只是坐在屋子里随便嘀咕了一句,怎么一夜之间,消息就传到山下去了?难道我有梦游症?夜里下山大喊大叫了?”
   
  白阿九看他没了话,自以为逻辑缜密,已经搪塞了他的疑问,便继续说道:“苏少川,我很支持你去做土匪。实不相瞒,我是来入伙的!”
   
  “哐啷”一声,苏少川手里的水桶也落了地:“你怎么知道我叫苏少川?”
   
  白阿九理直气壮的答道:“山下的人说的啊!”
   
  苏少川差点落了泪:“山下的人,都知道我苏少川要去当土匪了?”
   
  白阿九昧着良心点了头:“对!”
   
  苏少川一摊双手,含泪说道:“可是我没想当土匪哇!我只是夜里发发牢骚而已。我连着吃了好几天的大萝卜,我饿得睡不着觉嘛!”
   
  白阿九正色答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然后她在心中暗想:“你不当土匪,我怎么入伙?”
   
  苏少川弯腰拎起了水桶,又问白阿九道:“你是谁家的姑娘?怎么贸贸然的就跑来和我搭话?我可是条正经的光棍,而且穷得要命,没有油水给你揩的!”
   
  白阿九还是条小狐狸,从没想过要揩苏少川的油,所以听了这话,她不禁脸一红:“其实……其实我也是土匪,听说你要入行,所以特地来邀你合作……”
   
  苏少川手一松,水桶又落了地:“你是土匪?骗鬼哪!你这样的做土匪,劫财是不可能的了,反倒会被别人劫色!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你可不要一个人乱跑了!”
   
  白阿九张了张嘴,紧接着抬手一抹眼睛,同时哀哀切切的发出了一声狐狸叫:“嗷呜……我的确不是土匪,我……我父母双亡,家里无衣无食,所以我就……我就自己跑出来了!”
   
  苏少川比她高,所以此刻微微的俯了身,歪着脑袋伸着脖子看她。方才光顾着诧异了,他简直没有留意到对方的形象样貌。如今这么细细的一瞧,他忽然发现这是个挺好看的小姑娘——也不是很小,十几岁,是个一转眼就能长大的年纪。小姑娘有着清澈的大眼睛和微翘的小鼻子,眼梢略略的往上吊,看着不是个好惹的。
   
  “真的假的?”苏少川不由自主的柔和了声气:“你可别对我胡说八道啊!男女授受不亲,万一你家里人找过来了,再把我当成流氓打一顿,我可是犯不上。”
   
  白阿九当即放下了手,方才没能挤出眼泪,所以如今也就算了:“你已经是土匪了。再当个流氓,也只算是兼差,没有关系的。”
   
  苏少川又拎起了自己的大水桶:“我才不是土匪。单枪匹马的,我能抢谁去呀?”
   
  白阿九一拍胸脯:“有我啊!我们两个联起手来,劫富济贫,不是挺好的?”
   
  说完这话,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胸脯高低起伏的,在花褂子下面鼓着两个小馒头。很好奇地抬手又拍了拍,拍完之后她怔了一下,忽然感觉自己这行为不对劲。仰了脸再瞧苏少川,她发现苏少川面红耳赤的,已经把脑袋扭向小溪对岸了。
   
  于是白阿九作为一只情窦初开的小狐狸,不但脸红,脖子都红了。
   
  二两情相悦
   
  白阿九开始跟住了苏少川。
   
  苏少川在溪边打水的时候,没什么斗志和锐气,感觉还是做良民好;然而回到家中翻出几个大萝卜,他分给了白阿九一个,自己也抄起一个咬了一口。嘴里嚼着又甜又辣的萝卜,他因为想吃米饭和炖肉,所以磨牙霍霍的,狠劲又起来了!
   
  “我要是当土匪,我也不伤人害命!”他气哼哼地捧着萝卜说道,“我抢点好吃好喝就心满意足了!”
   
  白阿九把萝卜放在了苏少川的床上,是发自内心地想做苏少川的小尾巴:“那我们夜里下山,进村偷鸡吃吧!”
   
  苏少川拧起两道浓眉,终于对大萝卜忍无可忍了:“好,我们去偷马财主家的鸡,他家鸡多。”
   
  白阿九很高兴,因为要说偷鸡,她是行家。
   
  入夜之后,白阿九和苏少川一起下山了。山脚下有个小村庄,村庄子最阔气的大老爷便是马财主。马宅的围墙足有一丈来高,所以苏少川绕到后院,望着院墙傻了眼。白阿九不能当着他的面变成九尾狐狸飞天遁地,所以抬手一拍他的肩膀:“苏少川你蹲下,让我踩着你的肩膀先上!”
   
  苏少川真蹲下了,但是嘱咐白阿九道:“你上去瞧一眼就行,可别真翻墙往里进。万一院子里有狗,咬了你可怎么办?”
   
  白阿九抬脚踩上了苏少川的肩膀,心里暗暗的很高兴:“我不怕狗。”
   
  苏少川双手扶墙,慢慢的起立:“小丫头没有不怕狗的,万一你被狗咬了,被人抓了,我怎么办?”
   
  白阿九低头看他:“你就跑呗!”
   
  苏少川登时嗤之以鼻:“偷了鸡两个人吃,出了事一个人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话音落下,他只感觉肩膀上陡然一轻。眼角余光中花影一闪,竟是白阿九已经纵身一跃,跳到高墙那边去了。
   
  苏少川傻了眼,登时学习壁虎要往墙上扑。虽然他和白阿九只认识了不过一天,虽然白阿九是个怪里怪气的小丫头。但是他在山中寂寞得太久了,哪怕白阿九是个小妖怪,他也不能坐视她被狗吃掉!可是他爬墙的本领实在是不高明,未等他张牙舞爪的做出成绩,一个影子轻轻巧巧地从天而降,却是白阿九一边腋下夹着一只大公鸡,腾云驾雾似的跳出来了。大公鸡本是最容易乱叫的,如今却是双双成了呆头鹅。苏少川伸手要去替她抓鸡,她扭身一躲,口中说道:“我们快逃!”
   
  两人一阵风似的出了村庄往山上跑。及至回了苏少川的草屋,白阿九才放了两只大公鸡。说来也奇,大公鸡一离了她的手,立刻咕咕嘎嘎的叫破了天。苏少川咣咣两刀结果了鸡命,又问白阿九:“你原来是走江湖卖艺的吧?怎么爬墙爬得那么利落?”
   
  白阿九笑嘻嘻的不说话,感觉苏少川连杀鸡的样子都很英俊。
   
  公鸡炖进了大铁锅里,苏少川偷眼的打量了白阿九,一眼接一眼的看。及至鸡肉熟了,他忍着烫,给白阿九撕了一条鸡大腿:“阿九,你……你是不是真的没有家了?”
   
  白阿九接了鸡大腿,连连的点头:“真没有了。”
   
  苏少川在炉膛火光的照耀下,隐隐的又红了脸:“我也没家。要不然……咱俩凑成一家吧?”
   
  白阿九捏着鸡大腿抬起了头,瞪大了眼睛去看苏少川。
   
  苏少川在鸡肉的香气中手足无措了:“我感觉……你挺看得上我的,对我也好……当然啦,我现在是太穷了……要不然你等我一年?等我赚到钱了,你再嫁给我?”
   
  白阿九垂下眼帘,心里怀疑一年之后,也许自己早已被苏少川赶走。狐狸精毕竟是狐狸精,哪怕长了九条尾巴,哪怕天生的带着法力,和人类也是不一样。可她又实在是想和苏少川在一起,如果有一天苏少川看破了她的秘密,她想,自己也不会让他怕让他逃,自己会悄悄的回到大山深处去。
   
  对着苏少川点了点头,白阿九答道:“好,我等你赚到钱。”
   
  苏少川吃了一只半大公鸡后,决定不种地了。本来他也不是种地的料,要不是父母早亡家道中落,他满可以念出一肚子学问,得个体面的前程。至于今夜之时,他不肯承认自己是做了贼——自己是替天行道,劫富济贫,即便是盗,也是侠盗。
   
  做盗,而又有鸡肉吃,岂不是妙得很?一边吃肉一边又悄悄的瞄了白阿九,他越瞄越感觉白阿九是个小美人。仿佛是第一次意识到了男女之别,苏少川决定要做大事,赚大钱,让白阿九跟着自己过好日子。
   
  白阿九住在了苏少川的小草房里。小草房里只有一张床,苏少川让白阿九睡,自己在地上垫了几捆干稻草打地铺。白阿九趴在床上问他:“苏少川,地上凉不凉?”
   
  早春时节,当然是凉。但是苏少川认为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自己不睡稻草,难道让白阿九睡吗?白阿九是小姑娘,小姑娘理应受到优待。
   
  苏少川丝毫没考虑过自己是否爱上了白阿九,他只是想给白阿九弄点好吃的好穿的,还有,让白阿九在床上睡得暖和一点。
   
  虽然白阿九来历不明,还有着一身女飞贼似的好功夫。
   
  当肚子里的鸡肉消化殆尽之后,苏少川和白阿九并肩出了门,开始漫山遍野的乱转,预备继续行侠仗义,然而为富不仁的恶徒们并不肯跑到山里待宰。傍晚时分,苏少川无计可施地对着白阿九叹了口气,很羞愧地想要带她回家吃萝卜。
   
  白阿九听了他的叹息,忽然很心疼,抬手摸了摸他的短头发:“苏少川,我给你偷鸡吃吧!”
   
  苏少川摇了摇头,同时忍不住笑了一下:“我知道你会飞檐走壁,可是我也不能总靠你偷鸡摸狗的养活着啊!你放心,我一定——”
   
  没等他把话说完,附近的山林里忽然转出了一队破衣烂衫的大兵。苏少川见了,连忙扯了白阿九就要往远逃。然而大兵的眼力也够敏锐,遥遥地见了一对小男小女,为首的军官当即吼道:“嗨!干什么的?给我站住!”
   
  苏少川知道大兵凶恶,而且有枪。落后一步跟在了白阿九的身后,他气喘吁吁的急道:“阿九快跑!大兵会抓人的!”
   
  白阿九一边狂奔,一边向后伸出了手:“你也快啊!”
   
  苏少川不想说自己落后一步是为了保护她,怕她听了会不肯逃。越是到了生死关头,他越是感觉白阿九对自己好——白阿九愿意为他去偷鸡,他也愿意为白阿九挡子弹!脚下忽然一个踉跄,他被一块石头绊了一跤。
   
  一跤的耽搁,让他和白阿九之间拉开了距离。白阿九正是逃得恨不能四脚着地,一时间竟是没有留意到身后的动静。而大兵们追上前来,用根麻绳把苏少川捆成了粽子——上头的长官刚刚下了拉壮丁的军令,结果还未等他们进村拉人,一个小壮丁先送上门了。
   
  苏少川没敢哭,怕被大兵毙了。扭头望着白阿九消失的方向,他张嘴吐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个为期一天一夜的梦。在梦里,他差点儿有了个漂亮的小媳妇。
   
  他不知道在远方一丛草木之后,正有一只雪白的九尾狐伸出脑袋,在定定地凝望着他。
   
  三八条命
   
  白阿九偷偷地跟踪了士兵队伍。从山上跟到山下。人多的时候她变成人,人少的时候她恢复原形。大兵们在山下的村庄中捉了许多小伙子,统一的关进了一座大营房里。关了不过三天,小伙子们一人得了一杆破枪,被军官拉着上前线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