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家师兄扛下了末日 > 54.称三两桃花,饮烈酒一斤 1/2

54.称三两桃花,饮烈酒一斤 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元把糖葫芦放在师妹房里,就直接去了海边的桃花庄园。
  缩地成寸,让他只是花费了一分钟就到了那庄园门前。
  看门的聋哑婆婆认得他,自然不拦,也不上前打招呼,任由他走入湿漉漉的碎石小道。
  此间
  说是半里桃花,但实际上却是远远不止。
  一朵朵花,在春雨里绽放了。
  夏元也不打伞,只是以区区四重地锁境学子的身份走到了那埋葬故人的墓碑前,他踮起脚,在雨水里小心翼翼地摘了三两桃花,捧着放到墓碑前。
  然后,他变魔术一般从腰间摸出了两壶美酒。
  脑海里闪回过往的一幕幕...
  那是一个根本无法形容的战场。
  其上的一切都充满了超乎人想象的威势。
  各种攻击,连诡谲都难以去形容,奇异、强大、恐怖、难以想象。
  他坐在尸山血海的中央,方圆百里,无一活人,他杀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人,其余的都是被波及了,是他的对手肆无忌惮地挥霍力量,而他也无法阻拦所导致的。
  但话说回来,他那时候除了杀,就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了。
  因为那是一个很特殊的环境,即便没有他,也注定会血流成河,他的出现,不过是成了一把横空出世、斩断一切、镇压一切的刀。
  黑暗...
  纯粹的黑暗。
  没有光明的黑暗。
  但这充满绝望的黑暗里依然有一抹光华...
  那是一个可爱的身影...
  她总在腥风血雨后,拖着长刀来到自己身边,然后总能变戏法一样变出两壶酒,一包不知哪里弄来的牛肉。
  如果不是她,自己说不定在巩固暴君心境的时候已经死了,死在了西幽国,成了那如今诡域的一部分。
  如果不是她,自己即便撑过了那心境巩固,也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再也不复一丝半点的温和。
  咔...
  咔咔...
  拧开两个酒壶的木盖子。
  拧声有些刺耳。
  夏元左手抓着一壶,右手抓着一壶,平伸到那堆簇的三两桃花上,手掌微斜,一斤高浓度白酒温吞地“咕噜咕噜”流下,甘醇辛辣的酒水浇灌在了墓前桃花上。
  他左手一动,美酒也凑到了唇边,仰头饮下,海边春雨浇灌着黑发,湿漉漉的,酒入五脏六腑,成了燃烧的刀子,一寸寸凌迟着。
  酒倒尽。
  酒饮尽。
  学子身形往前,把两个空瓶放在石碑左右两侧。
  盘膝而坐在无尽海洋边。
  听了一夜春雨。
  直到次日黎明,灰色浑浊的天空缓缓显出鱼肚白,一道刺目的金光预示着新的一天是晴天,在这贵如油的春雨之后,万物滋养,生长,开枝散叶,欣欣向荣。
  他也要回学宫了,他有自己的生活,有承诺过的事,有可爱的师弟师妹,还有疼爱自己的师父师娘,还有需要继续走下去的道路,他来这里,只不过是回到了过去的噩梦里,见一见她,让她若是地下有知,不会寂寞罢了。
  只是才一动,宿醉的剧痛就让他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双颊甚至都生出了病态的红。
  夏元笑笑。
  忽地,他背后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微微一侧头,只见一个妩媚的还穿着睡衣的女人,飞奔了过来,狐媚眼儿里满是担忧。
  “宁宝...”
  那女人手里抓着厚绒斗篷,急忙一抖,将面前少年裹了进去,然后丝毫不顾男女之防地去抓住了他的手,去为他取暖。。
  一股暖意顿时包裹夏元。
  “回去吧。“
  “嗯...”
  两人上了马车。
  宁宝居然带了换洗衣服,她没有男人的衣服,但寺里有些僧人习武用的劲装,还有些日常使用的斗篷,她就带了两件。
  一上车,她就催着夏元赶紧换了衣服。
  然后,大宗师背对着学子,听着他换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些脸红。
  桃花林里,无人看到的黑暗地下。
  盛放骨灰的黑玉盒本该通体纯黑冰洁。
  但,那玉面的盒身上,忽的从内产生了一道细微的诡谲裂缝。
  ...
  ...
  祝灵云狠狠地啃着昨晚的冰糖葫芦。
  大师兄昨晚又没回来。
  她吃了一会儿,白师兄跑来了。
  “师妹,三月中了,东城区合计二十个学宫联谊聚会要开始了,现在定在三天后,你去吧?去的话,师兄就要统计了去报名了。”
  师妹放下糖葫芦,“啊?还要提前报名?不是大家一起去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