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宋医 > 第470章 初来乍到

第470章 初来乍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说原本就是一处世外桃源,后有一游方僧人不慎发现此地,便就此停歇了下来,有此处渐渐有了人烟,更是佛家圣地,此处临水依山,前有杞麓湖,后有秀山,城镇居于中间。城周围波光澄碧,群峰列翠,点缀成一幅精巧秀丽的山水图卷。       当然实情是否如此就不得而知,反正大家一路走来,置身其中,都不禁被这美色给深深地震撼和吸引了。       按照之前在途中所说,大家听了杜文辉的话,毕竟这么一大群的人,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就将药铺米店和花船的营生都张罗起来,只得先在城边一家客栈先暂住下来,一边休息一边各自去张罗自己的事情。       先说这客栈竟然和杜文浩有一丝渊源,为何这样讲,因为这家客栈的店名叫“云帆”客栈,这云帆不正好是杜文浩的字吗?而且,这家客栈的掌柜竟然也凑巧姓杜,是个五十开外的中年人,中等身材,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整天一张乐呵呵的样子,让人觉得也是十分随和。       掌柜名叫杜三,一听就知道家中兄弟姊妹众多,要不父母也不至于连自己孩子的名字都懒得给区,直接用数字代替了,后来杜文浩和这个掌柜的熟识了,一问果然如此。       因为已经是初冬了,所以客栈的生意也清淡些,那杜三没有别的什么嗜好,既不喝酒也不赌钱,却喜欢下棋,正好杜文浩也闲来无事,两个家门便整日坐在楼下大堂里其上一壶杜文浩带来的好茶,然后博弈,倒也全然一副神仙活法。       不知不觉已经到秀山郡十天了,庞母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庞雨琴心急这不想在客栈生产,本来女人怀孕的时候脾气就不是很好,加之心里装着事情,自然脸上整天就挂着一个火字,平日最是随和的大夫人,如今连柯尧多不敢惹了,只得大家赶紧找住的地方。       这一日,头一夜下了一夜的雨,听杜掌柜的说,这个地方一年四季的气候变化不大,冬暖夏凉,就是雨水多了一些。       因为这毕竟不像在京城,随行的丫鬟本来都只带了贴身的,王润雪见庞雨琴这几天闷闷不乐,就让自己房里的若雨给庞雨琴到客栈的厨房去做些可口的点心哄她开心,若雨和若云虽说是孪生姐妹,但是性情却大不相同,若云细心,但却胆小,若雨胆大心细,而且做事也麻利,表面上看着温柔,实际上是个风风火火的人。       因在客栈住的时间长了,大家和客栈的掌柜伙计自然就熟识了,有的时候,几位夫人奶奶不想吃客栈厨子做的东西,英子和别的丫鬟也可以到集市买些来去厨房做,杜三也不说什么,因为自己有的时候还可以打打牙祭,沾沾光,岂不一举两得的事情。       若雨和若云从集市上买些一些新鲜适龄的蔬菜和干果,进了客栈的人,见杜文浩和杜掌柜又摆了摊子开始下棋了,姊妹两就说笑着过去给杜文浩施礼。       棋落一子,杜文浩抬头见两个水灵灵的丫头正笑嘻嘻地站在自己面前,一人手上挎着一个竹篮,篮子里放着翠绿的蔬菜,菜叶上依稀可见晶莹的水珠,生的都看着让人不觉有了胃口了。       “杜掌柜,你天天和我们家老爷下棋,棋艺可有长进啊?”若雨微微一笑,左边嘴角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来。       杜三用手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胡子,大笑道:“有啊,你们家老爷确实厉害。”       杜文浩也笑了,手中玩弄着一粒白色旗子,指了指竹篮中的菜,道:“看来中午我们又有口福了?”       若云:“老爷,这些都是给大夫人做紫云糕专门买的,您想吃什么,等会儿,我和姐姐给大夫人做好了,再去集市给您买就是。”       杜文浩笑了:“辛苦你们了,从前这些都是你们不会做的,如今也要让英子教你们去做,对了,怎么不让英子去做呢,还有憨头的媳妇也是个勤快的人啊?”       若云:“英子一早就和五奶奶出门去了,昨儿个听庞大……叔说在城中找到一个不错的门面,还找到了开米铺的货源,五奶奶就急了,说是今天也去看看,眼看着大夫人的身子一天比一天重了,憨头的媳妇和憨头大哥跟着五奶奶和柯尧小姐去找房子去了。”       杜掌柜:“杜老弟真是有福之人,之前我见你带了这么多人住进了我的店子,我还有些担心呢,你看有老有小的,唯恐出个什么纰漏,如今看来是我多虑了。”       杜文浩心里也是大有一番感概,自己一天什么都不管,撂下所有的摊子交给几个女人去办,想到这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越想越不是个滋味,索性放下手中的棋子,站起身来,笑着对杜三说道:“罢了,连续下了这十日,老哥也容我起身走走。”       杜三明白杜文浩的意思,也不多说,叫伙计来收拾了棋盘,对杜文浩说道:“要不我来您出去转转?”       杜文浩想想也是,来了这么几日,竟还没有出过一次门,突然想到王润雪,便到:“你们夫人呢?”       若雨:“陪大夫人在房间里说话呢,还有玉兰姑娘也在。”       杜文浩想了想,本想带着她一起出去,既然她和慕容玉兰在庞雨琴哪里就算了,又道:“那怜儿和霏儿呢?”       若雨:“五奶奶让他们带着钱大叔去郊外去了,说是您喜欢住在幽静的地方,于是看看有没有附近好些的地方可以买栋现成的宅院。”       杜文浩笑了:“看来还真是只有我是闲着的,罢了,罢了,老哥,就你我二人去好了。”       若雨:“要不我去叫二夫人吧?”       杜文浩摆了摆手:“不用了,就让她陪着琴儿好了。”       若雨和若云听罢,赶紧让出道来,躬身将杜文浩和杜三送出大门,这才手牵着手进了厨房的门。       因为秀山郡本不是一个什么大的地方,只有夏天的时候,附近一些香客上山上香,这些客栈才有一些生意,所以云帆客栈也只有一个厨子,还是杜三的侄儿名叫柱子,一个高高大大的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一副憨厚模样,为人老实。       若雨若云姐妹进了厨房,见柱子一个人靠在门槛上打瞌睡,两姐妹偷笑这走到他的面前,突然大喝一声,柱子吓了一跳,直接从门槛上掉了下去,逗得两姐妹开心地笑了起来。       再说杜文浩和杜三除了客栈的门,因为到的那天天色已晚,今日好生一看,杜文浩才发现原来杜三的客栈竟然还在主街之上,是个不错的位置。而且店铺面积和别的客栈相比,还大出很多。       “老哥,看不出来,你这个店铺还是个好地方啊!”       谁想,杜三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两个人朝着集市中心往东走,杜文浩一路上饶有兴致地到处张望,集市上的人还真不少,杜三解释说今天恰巧是每月十五的大集,大家都将家中可以卖的东西拿了出来,卖了钱就可以买些自己需要的东西回去。       杜文浩一路从西走到东,发现这个街市还挺长,东西走向大概有五百米的样子,旁边还有三条较小的街道,杜三客栈所在的位置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位置,另外三条街道,大多是饮食,米店还有别的一些小的商铺为主,还有一些就是居民的住处,这条街是主街,经营的也大多是一些金银珠宝和绸缎等店铺,也比别的街道热闹一些。       只是让杜文浩不解的是,这样一个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好地方,怎么一个像样的医馆和药铺,莫非真是好山好水好地方,人的身体自然就好了,不会生病也不需要吃药看病了不成?       杜三见杜文浩一脸疑惑地样子,正要询问,只见迎面过来三两个人,为首的意见藏青色的半袖坎衫,扣子也不扣,袒露着胸脯,毕竟也是初冬的天儿了,这路上行人大多都已经穿上了夹袄,一些年幼或是年长的连棉袄都穿上了,此人这一身打扮,挺胸抬头大摇大摆地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并未见有半点寒意,一身**的肌肉,仿佛都随着脚步在抖动。       杜三微微地皱了皱眉,拉着正出神的杜文浩就走,杜文浩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身后一声狮吼,一听这中气十足的嗓音儿,就知道此人练过。       “杜三老儿,怎么见到你阳爷不打个招呼就走啊!”       杜三听罢,只得停住脚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仿佛脚下有千斤重的石头压着,半天才转过身去,冲着那人躬身点了点头,道:“让杨爷见笑了,小的老了,眼神不好,您多担待。”       杜文浩没有转身,心里却想,怎么到哪里都有这样的市井地痞,他索性就给了那人一个背影,站在那里也不动了。       那人走上前来,举手在杜三的肩膀上正要拍,杜三本能地往后一让,踩了杜文浩一脚,杜三赶紧回头给杜文浩赔不是。       “哟,杜老头儿,你也不给爷介绍介绍,这位是谁啊?”       杜三明显不想和这人搭话,只哼哼几声,也不说话。       杜文浩慢悠悠转过身来,那人看了杜文浩一眼,一愣,心想,这个人到底是男是女啊,长的如何这般俊俏,浓眉大眼,明眸皓齿的,就算是的女子那也是绝色啊。       杜文浩看也不看那人,只对杜三说道:“掌柜的,你不是说还要带我往前看看吗?走吧?”说完给杜三使了一个眼色。       杜三看得明白,拱手对那人说道:“杨爷,不好意思,若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先告辞了。”       说完,杜三带着杜文浩朝前走去,那人身后几个跟班见状想要上前阻止,那人手一抬,几个人站住了脚步,其中一个年长的说道:“爷,那个人根本没有把您放在眼里,待我哥儿几个上前收拾他,让他以后不要把眼睛长在头顶上走路。”       “哼,我倒喜欢这个人,你看长得多好看呐!”边说眼睛还一直盯着杜文浩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阴笑。       一旁那人先是一愣,继而大笑起来,身边几个跟班不明原因,也跟着傻乎乎地大笑起来。       杜文浩和杜三走到一个拐角,朝另外一条街走去。       之前那些人说到话,杜文浩和杜三也都听见了,杜三见杜文浩阴沉着脸,小心地说道:“爷,早知道就不叫你出来了,您看还扫兴了,真是对不住您了。”       杜文浩摇了摇头:“于你何干,我就是想知道这人是谁?”       杜三一脸鄙夷地朝着来的路转身啐了一口:“都是一群狗仗人势的东西,那人叫杨光,是这里杨千户家里的打手,平日里为非作歹仗势欺人,老百姓见面叫他杨爷,背地地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杨不活,多盼着他早点死呢。”       两个人找了一个僻静的茶馆,要了一些茶水和点心坐下说话。       杜三:“那杨千户还不是什么坏人,常常还接济我们老百姓,只是这个杨不活实在可恶。”       杜文浩:“那杨千户不知道杨不活在外面干的坏事?”       杜三:“杨千户多年前得了一种怪病,卧病在床很多年了,膝下只有两个女儿也都远嫁他乡,全靠这个杨不活,所以怎么知道呢?”       杜文浩不禁有些可怜起这个老头了,再一想,一个主意在脑子里形成了,他淡然一笑,端起茶壶给杜三喝了一半的茶杯里斟满了茶水,杜三一见,受宠若惊,赶紧起身道谢,杜文浩抬手微笑着示意让他坐下。       “老哥儿,麻烦你帮我打听几件事情。”       杜三连连点头:“您说就是,哪里还要麻烦二字?”       杜文浩示意杜三凑上前来,然后在杜三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只见杜三连连点头称是。       从茶馆里吃茶出来,杜三将杜文浩送回客栈,然后按照杜文浩的吩咐出去打听去了。       杜文浩走进客栈,见庞雨琴一个人坐在后院的凉亭里,外面有些微风,吹着还是有些凉意了,杜文浩见英子在楼梯口,手上拿着一件披风可怜兮兮地站在那里,想是庞雨琴又在生气,所以才不敢过去,于是走上前去,将披风接过,微微对她笑了笑,示意她先回房,然后自己朝着庞雨琴走了过去。       庞雨琴发现有东西披在自己的身上,正要发火,转头一看,竟然是一脸笑意的杜文浩,赶紧起身施礼。       杜文浩摸了摸她的小手已经冰凉了,便一手握着,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轻声说道:“乖,外面冷,到房间去坐。”       庞雨琴噘着小嘴,一脸的不情愿,道:“屋子里闷得很,我不想去。”       杜文浩:“有我陪着,还闷啊?”       庞雨琴这才笑了,让杜文浩搂着,让楼上走去。       回到房间,杜文浩见桌子上放着两碟点心,一黄一绿十分好看,却一个都没有动过,他将庞雨琴扶到床前,一旁的英子赶紧给庞雨琴放了一个靠垫过来让她靠着,给她脱了鞋子,盖上被子,然后偷偷看了杜文浩一眼,眼神透着委屈,杜文浩示意她出去,然后走到床边坐下。       “暖和一些了吗,要不让英子给你端个火盆进来好不好?”       庞雨琴摇摇头:“不用,已经不冷了。”       杜文浩同庞雨琴靠在一起,让她躺在自己的怀里,半晌,庞雨琴才幽然说道:“相公,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我只是……”       杜文浩自然是了解自己这个妻子的,知道她其实无意为难谁,不过是心急上火,这才见谁都觉得不顺眼罢了。       “整个家里就数你最是辛苦了,可是你的这种辛苦却是我们谁也不能帮你分担的,所以谁也不会埋怨和责怪你一句,我想如果我们再做的好一些,你自然就不会不开心了,所以你不开心那是因为我们做的不够好,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而不是你。”       庞雨琴听了这话,心头一热,眼泪刷地一下就落了下来,杜文浩赶紧掏出手帕给她轻轻地擦拭泪水,柔声说道:“乖,大家都知道你着急,都在想办法,毕竟人生地不熟的,给大家一点时间好不好,好了,不要哭了,以后宝宝生出来就不好看了。”       庞雨琴听了这话,赶紧止住眼泪,却还哽咽道:“大家都在忙,那你去做什么去了?”       杜文浩起身从桌子上端了一杯热茶和一碟点心走到床前,递给庞雨琴:“你边吃我边给你说。”       庞雨琴乖乖地从碟子里拿了一块点心,接着茶杯,杜文浩坐下将今天所见所闻一一地给庞雨琴说了。       庞雨琴听罢,甚是惊讶,道:“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龌龊之徒,回头让润雪和青黛去收拾一下这个登徒子,相公,以你现在的身手,收拾这种小心也是绰绰有余的,为何你……?”       杜文浩见庞雨琴吃了一些东西,脸色也好了许多,便道:“说实话,还是夫人最懂得吾心,不过此事不可操之过急,你想我们这一次这么多人,上有老下有小,而且人生地不熟,我们既然来了,就有的是时间收拾这个龌龊货,不给你说这些了,免得你又不高兴了,你现在给我说说看,之前若雨和若云给你做了这些点心,你怎么放在这里不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