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汉阙 > 第293章 我本汉家女

第293章 我本汉家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田广明二十年前就做过掌一郡军务的都尉,数次率军征战。他曾深入西南夷,平定了当地持续数年的叛乱,也率三辅太常刑徒击武都氐人,对山地丛林作战颇有心得。
  可征匈奴,在草原打仗,还是头一次,更别说是直扑单于庭,田广明倍感压力,生怕自己的英明毁于此役,只是这种想法藏在心里,未敢表露。
  幸好第二天,霍光就单独召见他,给田广明交了底:
  “匈奴主力在右部,有赵翁孙和任弘对付足矣,单于庭多半是空的,你与田顺两路大军过去以立威为主,让你为帅将四万三辅三河主力,主要是看中你多年任左冯翊,且性情稳健不失,明友那人你是知道的,太冒进了。”
  霍光其实也有苦衷,他连老对头的儿子田顺都起用了,大汉承平已久,当真是无将才可用了。
  田广明松了口气,但心里还有一事,那便是霍光为何将请战的皇曾孙刘病已,安排到他这一路。
  再直白一点,大将军同意皇曾孙那胡闹般的请战,究竟是什么意思?
  田广明小心翼翼地问了,孰料霍光却抬起头道:
  “不必真如奏疏所说的,带他出塞。”
  “也不必真将他当成监粮吏。”
  霍光似在捻手下一子闲棋,正眯着眼寻找最合适的位置:“到了朔方,在远离边境的地方,比如沃野、临戎等县,随便找个周转军粮的县仓将其一扔,留几个亲信看着。找些繁琐杂务让此子去做,勿使近边,等你罢兵归来时,将他完好无损带回长安即可。”
  田广明听愣了,不明白霍光这是何意,但不敢再多问,只顿首应诺。
  他不知道,霍光做事喜欢做双手准备,但那藏着的暗子,必须能控制得住,用得到时能立刻发动水到渠成,不必用时,也能令其乖乖蛰伏,而不可使之成了气候,反过来倒逼弈者挪棋。
  李夫人虽为孝武皇后,但只要孝昭在一天,所谓的“嫡孙”刘贺只是一介闲王。
  上官澹虽贵为皇后、皇太后,但她父族已尽灭,只能依赖母族霍氏在宫中立足,如同攀附墙壁的菟丝子,永远都是一个乖乖听外祖父话的傀儡。
  现在,又多了这刘病已。
  新帝懂事,那刘病已便是个没什么出息的宗室子弟,虽去了一趟朔方,却既不能接触士卒将军,也无尺寸之功可言。
  可若是皇帝不懂事……
  霍光瞥向了皇帝亲手交付,挂在大将军幕府中的斩蛇宝剑。
  “那刘病已就是提三尺剑慷慨为国赴难,哪怕在后方小小县仓里,也能立下功勋的孝武皇帝曾孙。”
  ……
  任弘是在回长安的路上遇到冯夫人的,她正带着乌孙使团东行,这位奇女子手持楚主仿制的汉节,只是少了黄缨——汉节最初是纯赤色,因巫蛊之祸卫太子刘据用赤色符节,所以汉武帝才加黄缨作为区别,从此沿用。
  冯嫽在右扶风的置所见到任弘也颇为惊异,向这位乌孙女婿屈身行礼道:“楚主听说孝昭皇帝驾崩了,十分感伤,特遣老妇来吊丧。”
  冯嫽才三十余岁年纪就自称老妇,听上去怪怪的,她少时也是汉家的美人儿,如今虽已中年,但风韵尤在,一眸一笑还能让置所倒水端饭的青年小吏红了脸。
  只是距离昭帝驾崩不过两个多月,从乌孙听闻皇帝驾崩的消息,再派冯嫽前来,恐怕才短短一月,就赶了这么长的路,也难怪满脸疲倦。
  在一同东行的路上,冯嫽也直白地告诉任弘,她此来名为吊丧,实为求援。
  “西安侯,匈奴想必也听说大汉天子驾崩的消息了,故出兵有恃无恐。单于庭不断发兵西进,加上右地诸王,在车延、恶师之地集结的匈奴人帐落越来越多,已近十万落,只等秋后马肥便立刻进攻乌孙,此时都不知是否已开战。”
  冯嫽忧心忡忡,但主要不是为乌孙,而是为她的主人解忧公主忧虑。
  “乌孙之所以难敌匈奴,是因为国内分裂,胡妇之子泥靡和乌就屠二人,拥兵数万骑于七河下游的夷播海(巴尔喀什湖)。”
  “匈奴使者数次前往赤谷城,索要楚主及大王子等,逼乌孙与大汉绝交。泥靡、乌就屠虽未叛归匈奴,可比直接反叛更加险恶,一直在鼓动国中翕侯驱逐汉人。楚主虽然颇得乌孙普通牧民之心,但翕侯们都是各为其利,如今楚主及大王子已在国中被孤立,昆弥左右为难。”
  任弘当然也担心丈母娘安危,只是大敌当前,还是得给乌孙一些信心,遂道:“冯夫人来时,在路上遇到光禄大夫常惠了罢?他被大将军任命为护乌孙使者,持节前往西域,要与都护义阳侯一同协助乌孙抵御匈奴。”
  冯嫽摇头:“我数次前往轮台,知道傅都护的难处,大汉在西域本就只有三四千兵卒,还要守着铁门等要道,至多能出数百人翻过天山支援,面对十万骑匈奴,杯水车薪啊。”
  “如今乌孙最期盼的,还是大汉能出大军击匈奴,如此则困局可解,昆弥也说了,只要大汉发兵,他愿出国中控弦者之半,五万骑协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