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道红尘 > 第一零六七章 门内门外

第一零六七章 门内门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弈是完全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门灵的。
  
  曾经也想过是不是,并非不能接受这个设定。其实是倒好了,免去了寻求答案的过程,该咋咋地。
  
  问题在于,他真的不管从哪个方面都没这种感觉。
  
  如今已经无相圆满了,按理说该有的感知都会有,两三个石墩子在身边,如果那是“前世躯体”,有可能察觉不出么?
  
  不可能察觉不出的,至今还察觉不出来的,就铁定不是。
  
  当然啦,强行也可以说众妙之门玄之又玄,和别的东西不一样,没到门完整的时候就是没法察觉。只能说是可能性比较低的一种,暂且保留吧。
  
  秦弈自己是这个意思,妹子们此时倒都不信邪,反而都觉得他像门灵,连流苏都有这种意思。
  
  曦月便取出她的天枢神阙石墩:“你那两个也拿出来,再试试。”
  
  秦弈听老婆的,也就拿了出来。想想曾经拿个指甲大小的碎片都胆战心惊不敢拿出戒指,就怕被人感觉到气息,如今几个大石墩光明正大随便摆……也真是恍然如梦了。
  
  谁敢来抢啊,来啊?
  
  三个石墩都挺大,一张石桌摆不下。只能在石桌旁放置,对比了半天,发现曦月的这个和秦弈从昆仑虚下面取得的可以对接。
  
  大家这才想起,曦月手头这个就是鹤悼当年从昆仑虚弄到的半截,后来他们取得的就是下半截。秦弈试着把两根合在一起,柔光闪过,果然自动合成了一根短柱子。
  
  另一个石墩是从红岩秘地得到的,似乎完全与这根短柱子互不统属,格格不入地放在一边。但一根短柱一个石墩并排放着,明明不对称得能逼死强迫症,却依然诡异地给人一种很整体的感觉。
  
  一种极为玄奥的感受弥漫在每个人的心间,仿佛日月星辰尽出其中,生命由此绽放,知识从此传播,一切的根源出处,所有难言的感动,都在这里。
  
  流苏和狗子不知何时也到了边上,蹲在旁边看。她俩和明河对此感受不深,毕竟太熟悉了……流苏和狗子都可以算是这里面走出来的生命,冥河的话,算是共生。
  
  老朋友了。
  
  只是终究亲切,大家都能想起很多很多,曾经遗忘的过往细节点点滴滴,曾经追寻过的道途一一掠过,曾经相处过的人和事,如此清晰。
  
  流苏想起了一路寻道攀登,统领人族,一扫六合……然后想起了瑶光。
  
  明河想起了幽冥之中见过了多少逝者悲欢,心无涟漪……然后想起了那只凤皇。
  
  狗子想吃饭。
  
  若对她们仅仅如此,那对于曦月居云岫的感受就极为夸张,那一刹沐浴大道的触动,真是直击魂魄,怔怔地站在那里一时失神,连思维都停顿了。她们根本无法表述在这一刻想了些什么,仿佛有万万千千的感悟在魂海萦绕,不知多少道则在相互碰撞交缠,最后化为一,尽归初始。
  
  这个过程无法言说。
  
  最无法言说的是秦弈自己。
  
  他感觉站在一扇门中间,门外是摩天大楼车水马龙,五五开黑队友互骂;门内是阴阳五行腾云飞翔,拳开山河地裂天塌。
  
  或者说,也不知道哪个算门内哪个算门外,石柱之间,仿佛分开了次元,他就站在不同次元的交界上,四顾茫然。
  
  门中有飞雪,似飞絮,似碎纸,似银箔,片片纷飞,落入大地皆不见。
  
  举头天如圆盖,周天星斗,勾勒龙蛇。
  
  极目四处苍茫,上下四方,如叠层障。
  
  然后……忽然消敛。
  
  就像看电影忽然黑屏,断电了一样。
  
  秦弈醒过神来,知道石墩子终究还是太少了,似乎支持不了更多。
  
  转头看看,一群人都在盯着他,同声问道:“如何?”
  
  秦弈挠挠头:“不知道,感悟颇多,但残缺了,支持不了……”
  
  “所以你真是门灵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